工程承建商疑欠巨额工资 工人无计可施扣押轿车

发布时间:2019-03-06 17:26:35

  有网友近日在阜阳热线论坛发帖称,浙江一徐姓工程承建商因欠下施工工人巨额薪水,被工人强行扣下自己的“座驾”东风日产天籁2.5XL。

  拿不到工程款无计可施扣轿车

  网友所说的扣车事件发生在阜阳市经济开发区的四季花都小区。小区的一位段姓住户告诉记者,她在2008年买的房,小区就已经开发一大半了。而现如今五年已经过去了,小区北门附近还有七栋楼正在修建。“不知道违约多长时间了,反正现在还在施工。每天扰民不说,而且物业也没管理,就连后面的售楼部都被挖土机给推得不成样子了。”

  按照段女士的指引,记者见到了网友所说的被囚车辆,是一辆黑色的日产车,市场售价近25万元。这辆车的主人是一位浙江徐姓承建商,但因欠下栏杆承包人张中亚的24万余元的工程款,被张中亚扣下了上述的黑色日产车。

  面容憔悴的张中亚告诉记者,他和徐姓承建商早在承包工程前就认识,去年年中的时候,自己和他协商承包了五栋楼房的栏杆安装工程,合同金额为24万余元。

  “工程去年11月份就完工了,到现在也没见到他给俺钱,人却跑没影了,俺打电话也不接。”张中亚说,自己是在今年4月22日才偶然得知,徐姓老板已经和置业公司解除了承建合同。自己的工程款一分钱没拿到,在无计可施的情况下,就扣留了徐姓承建商的私人轿车。

  人社局:个人经济纠纷不属管辖范围

  在4月22日晚上,徐姓商人来到工地找到了张中亚,想开走自己的座驾。“俺被他欺骗过,就没有让他开走轿车。”张中亚说,为了防止徐姓商人再来开车,他用铁杆给轿车支起了一个简单的囚笼,并且卸走了两个后轮胎。张中亚说,去年腊月廿七,他请的九个工人堵在自己家里找老母亲要工钱过年,他付了近60000元的工资,到现在大概还欠工人40000元工钱。而徐姓商人在自己多次催促下,只通过工行汇了10000元给他。

  为了讨要自己的血汗钱,张中亚找到了阜阳市人社局。“经过人社局劝导,他保证会立马将钱给俺,但到现在俺只拿到17500元钱,他却拿了几百万跑了。”

  张中亚指了指自己有些花白的头发说,农村出来的他,法律维权理念不是很清楚。身心疲惫的他为了早日要到自己的那笔钱,在万般无奈之下,将自己昔日的好友告上了颍州区人民法院。记者联系到阜阳市人社局,人社局劳动监察大队副队长徐睿告诉记者,去年年底的时候,经过人社局的协调,承建商已经付清了农民工工资,共计438万元。而至于张中亚所说的拖欠工资,属于他和徐姓商人之间的经济纠纷,并不属于人社局管辖范围。

  法律拓展:

  自愿退伙形式

  根据合伙企业法第45条规定,自愿退伙的客观情况有

  (一)合伙协议约定了退伙事由的出现

  (二)经过全体合伙人一致同意。

  (三)发生合伙人难以继续参加合伙的事由(死亡、个人无能力承担债务等)。

  (四)其他合伙人严重违反协议约定的义务。

  法定退伙形式

  (一)除名退伙的情形

  1、未履行出资义务。

  2、因故意或者重大过失给合伙企业造成损失。

  3、执行合伙事务有不正当行为。

  4、发生合伙协议约定的事由。

  需注意的是,还是要遵循一定程序,并且书面通知被除名人。

  (二)当然退伙。是指发生了某种客观情况而导致的退伙。

  根据合伙企业法第49条规定,当然退伙的客观情况有:

  1、作为合伙人的自然人死亡或者被依法宣告死亡;

  2、个人丧失偿债能力;

  3、作为合伙人的法人或者其他组织依法被吊销营业执照、责令关闭、撤销,或者被宣告破产;

  4、法律规定或者合伙协议约定合伙人必须具有相关资格而丧失该资格;

  5、合伙人在合伙企业中的全部财产份额被人民法院强制执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