开设赌场称霸一方 广州花都法院今天公开宣判一宗涉黑案件

发布时间:2019-03-06 16:58:37

  广州市花都区人民法院依法对被告人刘绍勇、吕俊健、罗海飞、朱健鹏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、开设赌场罪一案进行公开宣判,对四名被告人分别判处一年六个月至两年不等有期徒刑。

  法院经审理查明,自2004年开始,以吴祝游为首,同案人吕健聪、吴峻岭、龚少权、邱文锋为骨干成员,被告人刘绍勇、吕俊健、朱健鹏、罗海飞等人及其他同案人为一般成员的黑社会性质组织,通过实施暴力、胁迫或者其他违法犯罪手段,在白坭村一带开设赌场,实现对白坭村赌场的非法控制,称霸一方,形成重大影响,严重破坏当地的经济和社会生活秩序。2010年春节前后、2011-2013年三年的春节期间,同案人吴祝游、吕健聪合伙分别在广州市花都区赤坭镇白坭街“华仔商店”开设赌场,指使被告人刘绍勇、吕俊健、罗海飞、朱健鹏负责派牌、抽水、看风等事宜,从中牟取非法利益。

  法院经审理认为,被告人刘绍勇、吕俊健、罗海飞、朱健鹏无视国家法律,参加以暴力、威胁或者其他手段,有组织地进行违法犯罪活动,称霸一方,为非作歹,严重破坏经济、社会生活秩序的黑社会性质组织,其行为均已构成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;无视国家法律,为牟取非法利益,结伙为赌博提供场所、赌具、设定方式,组织赌博,扰乱国家对社会风尚的管理秩序,其行为均已构成开设赌场罪。四名被告人参与开设赌场,在以吴祝游为首的黑社会性质组织中,根据骨干成员吕健聪的指挥,在赌场中负责派牌、抽水及看风等具体工作,是从犯,应当从轻处罚。被告人刘绍勇、吕俊健如实供述犯罪事实,被告人罗海飞、朱健鹏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,认罪认罚,可以从轻处罚。为此,根据四名被告人犯罪的事实、性质、情节和对于社会的危害程度,依法作出上述判决。

  黑社会团伙主犯吴祝游及其他主要组织成员已由广州中院于2015年判决,该案目前在省高院二审中。

  案件办理过程中,花都区人民法院依法保障被告人的辩护权和其他诉讼权利。庭审中,合议庭严格按照法定程序进行,围绕起诉书指控的事实进行了法庭调查。公诉机关出示了相关证据,控辩双方对上述证据充分发表了质证意见。在法庭辩论阶段,控辩双方在合议庭主持下充分发表了意见。各被告人均进行了最后陈述。

  四名被告人的家属、新闻记者及社会各界群众代表旁听了本次宣判。本案是全国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开展以来,广州市花都区首例公开宣判的黑社会性质组织案件,有效的打击和震慑黑恶势力。广州市花都区人民法院将继续保持打击黑恶势力犯罪的高压态势,确保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取得全面胜利。

  法律拓展:

  罪犯被判无期徒刑是不是关到死

  无期徒刑是中国刑法规定的主刑之一,其严厉程度仅次于死刑,被判处这一刑罚的罪犯可能终身服刑,相当于国外的终身监禁。然而,在实际执行中,无期徒刑犯和有期徒刑犯,在监狱里所受到的管制基本相同。前者只要无重大违规,服从监管,一般服刑两年后就可被减为18-20年有期徒刑,有的甚至一次性减到13年。刑法规定:服刑者减刑后实际执行的刑期,判处管制、拘役、有期徒刑的,不能够少于原判刑期的二分之一;判处无期徒刑的,不能够少于10年。无期徒刑会因为犯人在狱中表现良好而减刑,而终身监禁却不会减刑,只能一辈子在监狱中度过。终身监禁的罪行会比无期徒刑的刑罚更重。无期徒刑不同于不定期刑。它是一种绝对宣告刑,即审判机关依据法律上对犯罪处罚所规定的量刑幅度,明确确定应受无期徒刑的刑罚。不定期刑是一种相对宣告刑,判决时只作罪名的宣告,不宣告一定的刑期(绝对不定期刑),或只宣告刑期的最短期和最长期(相对不定期刑),视犯罪人入监后的表现,由行刑人员决定何时释放的制度。中国刑法没有采取这种制度。